校园时讯

campus issue

有一种职业,叫教师;有一种教师职业,叫素质教师

2015-12-01  投稿人:东软新闻社 唐梓侨、季文博、朱润乐、陈彩云  责任编辑:赖婉芸

大东软的早晨,路上陆陆续续走过背着电脑的学生,IT韵味扑面而来。同样形色匆匆的还有东软的老师们。张鹏,软件工程系软件技术专业2015级学生们的素质教师,行走在路上的他显得有些疲惫:“昨晚系里有点事,忙着处理,就没睡好觉。这不,今早还得赶早过来。”上午的晨光在他的镜框上反射出师者的光芒。

2015年,我校共有64名素质教师,平均年龄33岁。全校共14000余名在校生,平均每位素质教师要带219名学生。除了课堂上学习,所有的大事小情均由素质教师负责。他们如同中学时的班主任,又如同学生们的大家长,有时候更像哥哥姐姐。他们就在我们身边,而你,真的懂他们吗?

当素质教师意味着……

24小时不关机

对于高校的素质教师来说,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默契:手机24小时不关机。因为经常会有学生、家长打电话过来咨询,或者学校临时有事需要通知学生,也防止学生发生意外联系不到人。 

作为软件技术专业6个班新生的素质教师,张鹏觉得自己以身作则才能不负二百个孩子家长的殷殷所托。“欲要正人,必先正身。希望我能给孩子们做个表率吧。把自己学习、生活、以及工作方面的经验和感悟传递给自己的每一位学生,让他们少走弯路,为他们指引方向。”他推了推眼镜说,“毕竟是孩子啊,谁的年少不轻狂?我相信他们。” 

感觉被人需要

进入大学的每个学生就如重新起航的船舶,驶入那期盼已久的大海。素质教师此时就如同那航海中的指明灯,是在迷失方向时、在遇到困难时、在陷入迷茫时,总能为学生指明方向的那个人。

谈起和学生们记忆最深刻的事,数字艺术系素质教师夏一丁用了三个词:生病、犯错和得奖。自从当了素质教师,他们便会经常光顾医院,尤其是军训期间,学生身体容易出现不适,素质教师需要陪着学生到医院就诊。遇到心理有问题的学生,素质教师们会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处理,为的就是学生的安全和家长的信任。

信息管理系的一名素质教师说,她刚毕业就来到我校做素质教师,带的第一届学生当时送给她一份礼物:一个写满了对她第一印象的笔记本。她看里面的留言,哭了。感觉他们非常需要我。她说。

今年,她带了135名学生,这意味着有不少老师带的学生要超出平均数。

拥有“无龄感”生活 

对素质教师来说,他们常常需要忘记自己的年龄。“学生刚刚离开家的庇护,会有很多情况不适应,会想家想父母,在这个时候,我们需要充当他们的家长;在遇到困难找不到方法时,我们需要是他们的学长学姐;在生活上遇到不顺心时,我们需要是他们的好朋友。”电子工程系素质教师张爽说。

这种“无龄感”生活,往往需要素质教师是“多面手”:懂得专业知识,能为学生排忧解难;炼就多才多艺,能与学生找到共同语言;始终保持年轻心态,能让学生觉得亲近自然。

“只有到自己带的学生毕业的时候,才会感觉到自己变老了。”软件工程系的一名素质教师说。

然而,到了9月份,又一批新生来到东软校园的时候,他们还会让自己“年轻”起来。

承受被一些学生误解

每一位素质教师都希望被自己带的所有学生所喜欢。但是现实情况却往往并不如此。我们都有这样的感触,回顾大学生活,我们会想起很多对我们影响深远的老师,这些老师中很多都包括素质教师。不同的是,有人爱,有人恨。

素质教师是跟学生接触时间最长的老师,生病时的关照,取得成绩时的祝福,迷茫时的指点迷津,都会成为很多学生温暖的大学记忆。然而,犯错时严厉的批评,“不通情理”的拒绝,也会让素质教师成为最容易被学生不理解的职业。

“学生不喜欢我们,或者误解我们,往往是因为某件事或者我们说的某些话。所以我们跟学生谈话前,都要好好想想怎么说。有时候会很无奈,也会心酸。不过只要某件事、某些话是对集体负责任,还是要说。也许他们以后会理解吧。”日语系的一名素质教师说。

作为素质教师,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“快乐。虽然工作繁忙,但是每次学生们向我请教学习上的问题,遇到烦心事与我谈心,或者我与学生一起取得进步时,我的心里都感觉暖暖的。”英语系一名素质教师说。

李贽说:“动人以言者,其感不深;动人以行者,其应必速。”素质教师正是这样一群默默陪伴着学生成长的人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